电力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>学工动态>>电力论坛
在春天自杀

 

为了衬托理想高尚,我们否定尘世之幸福;为了歌颂爱情之上,我们推脱物质之残酷;为了期待明日美好,我们抛弃昨日之回忆。

最近在读三岛由纪夫的《仲夏之死》,书是由陈德文先生翻译,上海译文出版。了解一个作家有时候很困难,但从他们的作品中,可以粗略看出人格上的特质。三岛笔下之纤细脆弱,和他一直以来被大众广泛认知的性格特征重叠在一起,为读者创造出一种尤为敏感细致的世界。

日本文坛有许多共性。他们所恪守的武士道精神,对于灿烂而短暂的生命力的推崇,无一不让他们笔下的世界充满着一种物哀之愁。而这种悲情的没落,却是被人欣赏的。有的书读起来很不好受,比如太宰治的作品。有的书读起来很美,但是美是一种脆弱的东西,而丑恶才是许多事情的起源和尽头。

这本书我读不懂。和许多一眼就能看穿写作意图的畅销书比起来,实在是太让人找不到读书的快感了。他好像用了一个放大镜,将所有的细枝末节的东西一一呈现,不带任何感情。感情有时候时多余的,因为太主观。这种白描更加直击心灵,你想要揣摩他究竟写这喷泉这泪滴这雨水做什么,偏偏他一点一滴地穿凿,你想要看看作者的用意,偏偏他让你看到了自己的内核。

我一直觉得玩世不恭这个词是对一个人的褒扬。那些称得上玩世不恭的人,他们的才华被世俗认可,但却不刻意讨好迎合,为一些不被我们理解的真理献身。历史和哲学这些领域,最容易让人穷真理而忘却自我。

近日林嘉文跳楼,一个称得上史学奇才的少年,留下一封遗书,绝尘而去。留给媒体和大众是说不完的遗憾。说放下也就放下了,这是遗书的最后一句话。和太宰治那句著名的生而为人,我很抱歉类似。他们也许有不舍,可是看透了也就看透了。那些热爱生命享受生活的人,就是留着那么一点看不破的东西,才能够放过自己挣扎的灵魂。如果还想放过自己,就别太聪明。

日本作家自杀而死的太多了。三岛切腹,太宰治殉情跳河,芥川龙之介吞食安眠药,就连笔下美好干净的川端康成也含着煤气管自尽。他们命运之紧密关联,让所有读者体会到悲哀和奇妙。

纵然陷在小情小爱里显得无能,说什么真理无穷,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.

 

供稿人:朱立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