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力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>学工动态>>电力论坛
南京笔记(二)

 

晚上他逃了自习,和我一起待在人文阅读空间。外面风大,冷得有点恍惚。大一时常会逃晚自习,躲进这个温暖冷清的地方,往往是一个人,面对一排排的空位和书架。

 

灯光适合,温度适合。冬天啊,渐渐熟悉起来,不仅仅是体表的冰冷。

 

人一旦独处,有些心情自然而然泛滥起来。我不是马夫,脱缰了无可奈何

 

早上起来,天冷,打开手机就收到他的微信提醒,脸都要冻僵了,忍不住想要冲过去亲亲脸。出阳台感受了一下零下四度的南京,迅速把衣服比昨天加厚了一层,走起路来有点四肢不全。
再看屏幕“Today is Thanksgiving Day, thank you for appearing in my world”
今天竟然是感恩节!
我爱你。

 

上周持续的小雨把心情折腾的有点闷,快起霉了。周六正好阴天,朋友说枫叶红了。早起和他去栖霞山,离学校十分钟的士的路。听说七点前免票,当然我们想的是那么早人应该很少。一路有点痴呆的我路上掉了钱,上山的路走得慢。

 

快到始皇临江处的一段上坡,他有点抱怨其实蓝朋友不喜欢爬山,可是能和蓝朋友一起出来,今天兴奋得凌晨四点就醒了,就怕起晚了。本来搂着的手更紧了一些。

 

中途和他走累了,找到一个长椅上休息,周围的树叶隐隐约约,没人,趁现在!。一个姑娘似乎发现了什么,看我们这边的眼神有些新鲜感,和身旁的女生窃窃私语着什么。

 

等他们走远了,我们手拉手狂奔。他说后面有两个女生看我们这样也要牵手。偷笑,可我们是情侣啊。

 

看过始皇临江处,江上大雾漫漫,汽笛声透着些久远的工业时代的气息。

 

人一多,我就有点人来疯了,找到机会大声喊出来,姐夫,你怎么对我姐这样啊,她已经打胎三次了!刚开始他还有些茫然,后来就回应你姐姐是拉拉你又不是不知道” “什么!这么大的事你们怎么从没有和我说过。也不管路人脸上是不是满脸的黑线。

 

下山有一条楼梯路,周围层层叠叠的树叶,有些已经冻红了,有些仍旧绿的发黑。

 

 

 

我和他都很喜欢这条路,隐蔽且安静,鸟鸣声悠悠荡荡。走过一段找到一处阶梯坐下,身前身后没有人影。

 

来吧,让这段旅程加上一点甜蜜的味道。

 

后来,一个大叔走了下来,马上躲开假装在看风景,大叔问这条路可以去山脚下吗?”“应该可以吧。”“你们要下去吗?一起吧。他答,不不不,我们不急,补一句我们还要看一会儿风景的。偷笑,看大叔走远了,又是一阵舌尖上的血雨腥风。没想到,大叔回头看了眼我们,然后安安静静地掏出一根烟,点着了抽了会,慢慢走下去了。再也没回头。

 

 

 

供稿人:朱立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