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力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>学工动态>>电力论坛
乐评│柔弱的角(二)

 

有的歌曲整首听下来,也许只有一两句成为经典,而这首《灰》,以其独特的暗黑迷幻风格,让人听的摸不着头脑。其实正应了陈升那句话写歌的人假正经,听歌的人最无情,解读歌词的人更无情。想要从歌词里挖掘出更深更有益的内涵,急功近利者,唯俗人而已。但无可避免,连听懂一首歌都谈不上,又更何况是让这首歌帮助你走的更远一些呢。
歌词中的坟场眼泪灰色苍白暗黑自残乌鸦垃圾等意向,令人觉得无比的压抑,第一步便攫紧了你的心,让你透不过气来,开始在缺氧中思索,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故事。
说故事也许不恰当,通篇更像是一个亡灵的自白。他冷眼旁观自己的葬礼,仿佛看透世情一般疏离。
   
其实又怎样呢,一场葬礼过后,谁有会记得你的喜怒哀乐?所以,坟场是一场派对,散去后无人问津。
   
从日心说盛行之后,你就会明白,这个世界的中心不会围着你转。谁都自以为不可或缺,谁也都无谓存在。
我爱拿孙悟空举例。你看大圣被压在五指山下五百年之内,花柳依旧,大桃子肥肥的挂在枝头。世界没有因为失去一个厉害的人或者说神而改变丝毫。
歌里的主角似乎很不服气,对于冷漠的离别,他觉得心寒。如果能够抱有美好幻想,就算是一场不被祝福的爱情——“遮羞的发灰色的婚纱,只要有人认可他的存在,便不失生而为人的意义。
   
主角是可怜人。谁又不是呢。
   
主角自卑到可悲,可悲中仿佛生出一种悲情的凄美。我们欣赏他的这种美,仿佛逃不开对悲剧的喜爱。主角自比为青蛙,又在控诉得不到安慰,像个孩子一般渴求关注。为何出生会比死去还可怕?太宰治很好的解答了这个问题。

人间失格里讲胆小鬼连幸福都会害怕,碰到棉花都会受伤,有时还会被幸福所伤。歌词里的人更像是太宰治笔下的这个人,有种病态的诉求:我配不上更好更光明的世界,也不想沉入无边无际的黑暗,就在这沉沉浮浮中,不断的被涂改,不断的被自我否定,谁也都可以否定我。疯人和诗人是和我灵魂相知的人,他们自残,他们死去,仿佛印证了我可悲的宿命。生来注定苟活于世,就不能苛求完满的结局。于是主角觉得自己应该和垃圾埋在一起,应该被风化成碎片。
   
说到底,这首歌讲了边缘人群的渺小,对自身的认知决定一个人的所有情绪。尚要借助外界的鞭打来确认自身的存在,这样的可悲可怜,这样的令人感受到悲情的美。这样来求一种认可,无疑会令自己处于一种无比矛盾的境地。

常常有自虐倾向的人,我们不能说这是一种病,因为他们比有的人想的还要深入还要透彻,只不过,这世界给予他们的温暖,让他们误以为伤害自我得到关注,沉溺在自怜自伤自我摧残的故事里,终于也可以演一回主角。

 

供稿人:朱立兵